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来人间晃一圈 不过一顿自助餐

无限接近,永不到达 ||即使留住尔的身躯也留不住你心

 
 
 

日志

 
 

凸 YOU ALL   

2009-12-03 01:46: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出于礼貌,也因为自己一贯以来对直接交流的恐惧,我给两位要约稿的作者先发了电子邮件。两天过去了,没有人回复我。逼到我终于打电话了,我恨恨地想,等老子混成名编辑了,该轮到你们给我发邮件请求我给你发稿了。然后开始自嘲,媳妇熬成婆的心理其实也是一种国粹啊。

  本科同院有一个播音主持艺术专业,我刚进校的时候由于学院活动经常跟她们打交道。屡屡听她们说起如何被高一级的个别师姐刁难,只为传承导师从主持人摇篮——北广带来的传统。可能比起国外的兄弟会啊姐妹会啊这些事情只是小打小闹,无非就是抱着“磨一磨新生的锐气”的心态来展现一下师姐的威严。但我想问,你们他妈的凭什么啊?尊重是相互的,我没理由浪费我对你的尊重。当时我特别同情这些女生,对那个别师姐嗤之以鼻,有认识的机会就逃开,已经被迫认识的走路绕开,免得看到就添堵。然后,当师弟师妹们进校来的时候,我以为当年受过欺负的姑娘们应该将心比心,没想到她们有过之无不及地对待小师妹。后来我也就看开了淡忘了,因为我知道小师妹也终会成长为师姐的。所谓传统。就是这种要代代相传的统一习惯,且不管这习惯是多么的操蛋。

  某天一个小学同学在飞信上跟我提起另一个小学同学GH,说她已经当了老师。虽然,我已经十几年没有见过GH但是听到这个名字我还是忍不住脊背发冷地抖了一下。这个人,是我妈妈上司的女儿,在整个小学期间孤立我捉弄我利用我;她小学毕业就转学走人了但是仍然以一种极其腹黑的手段影响了我初中和高中。如果非要列举她恨我如斯的理由,我所能想到的只是我转学到那儿就夺走了她的第一名并且再也没还给她。这不是我故意的,我一发挥就是这个水平难道要我作弊少考几分么?但是就因为第一名和第二名的差别,她就毁掉我整个童年——我丝毫没有夸张,那些事情历历在目至今还会让我在梦中哭醒,醒来之后我好想坐时光机回到十几年前告诉那个小姑娘,不要怕,因为不管怎样你都会长大;我甚至想把我所有的交流困难和信任障碍全部推到她头上——所以我不想原谅她,一辈子都不想。

  其实人是麻痹和健忘的,在这之前我都很久没想起过她。这一次我在校内网输入GH,在众多重名者里面看到了她的照片。她没怎么变,仍然是一张天真无邪的娃娃脸,可正是这张脸在我心中比任何撒旦钟馗都可憎。我移动了半天鼠标,最终按了右上角的叉叉关掉了页面。也许,永远不原谅她,已经是我最大的复仇了;也许她可能根本不需要我的原谅,也许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当年的作为是如何影响了我,也许她现在的作为只不过是童年的放大,如果是这样,她自己就已经替我复仇了。

  有时转念一想,也许我要感激她赐予我逆境让我在成人之后能承受更加匪夷所思的事情。所以我想我也没必要替师弟师妹们打抱不平了。或许当年正是师姐们的刁难才激发了师弟师妹的好胜心呢。“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后面的那些废话,无非是胜利者给失败者的精神鸦片而已。所以还复什么仇呢,我还是感激涕零不知所言吧。

  评论这张
 
阅读(2464)|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