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来人间晃一圈 不过一顿自助餐

无限接近,永不到达 ||即使留住尔的身躯也留不住你心

 
 
 

日志

 
 

对着电脑你叫我怎么读诗  

2008-07-16 11:27: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只顾附庸,无关风雅
   ————————————————————题记
  
   我是个快餐文化喂大的亚健康文学女青年,儿时爹娘买了一套中国古典文学白话读物共计十八本对我进行潜移默化的启蒙。剩下所有跟古文有关的开发都跟大家一样,依靠九年义务教育加三年非义务教育的语文书,系统滴学习了不知道谁选摘的中国古典文学中的精华(糟粕)部分。大学,很荣幸地遭到曾经在百家讲坛讲过司马迁屈原的李敬一爷爷进行为时一年的“中国古代文学”的课堂熏陶,逃课无数,分数不高。
  我最喜欢的时期并非是汉唐盛世——一个是春秋战国,另一个便是汉魏六朝。忽略政治民生,只看政客文人。狡黠的浪漫,颓废的洒脱。这些东西,在大一统的时代背景下完全是不能奢求的。这些作品的评论决计不是我这半古典文盲能写出来的。只是这本收录了汉魏六朝部分诗歌的小册子,让我想梦回魏晋为狂士,北战匈奴南采莲。
  
  ——————现摘录几首通俗易懂的跟大家分享一下。——————
  1
  行行重行行(古诗十九首其一)
  
  行行重行行,与君生别离。
  相去万余里,各在天一涯;
  道路阻且长,会面安可知!
  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
  相去日已远,衣带日已缓;
  浮云蔽白日,游子不顾返。
  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
  弃捐勿复道,努力加餐饭!
  
  曾经在一个分离的冬天里,把最后两句读给他听,并添油加醋地解释说,思念让人老得快,因为根本察觉不到时间在流动;我不要想你了,还是努力吃饭养好身体吧,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见面。
  春天见面的时候,我胖的很明显。 他说,你实践的不错... ...
  
  
  2
  生年不满百(古诗十九首其十五)
  
  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
  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
  为乐当及时,何能待来兹?
  愚者爱惜费,但为后世嗤!
  仙人王子乔,难可与等期。
  
  看看,这什么境界!白天短的一眨眼就晃过去了,黑夜就只能用来睡觉吗?咱秉烛夜游!——这一点相信羞愤组的诸位童鞋们都实践的很好。(插播一条声明:最近由于特殊原因阿默我不能熬夜,不能陪大家在羞愤中咆哮,我感到十分地心痒痒并抱歉。)最后两句是说,周灵王太子王子乔被浮丘公接上嵩高山成仙,不是什么人都能可以抱着相同期望的。看起来是在讽刺那些四处求仙服食丹药想得道成仙的人的,其实也是在讽刺那些一心巴结权贵想平步青云的人吧。诸位年纪轻轻却老气横秋的家伙们,醒醒吧!
  不过根据我跟Colin兄讨论的结果,20岁一无所有谈理想和40岁一无所有谈理想所产生的效应是截然不同的。所以,这个,关于及时行乐,何谓及时何谓乐?这当真是个难题了... ...
  
  3
  子夜歌
  夜长不得眠,明月何灼灼。
  想闻欢唤声,虚应空中诺。
  
  漫漫长夜无心睡眠,反怪月光太明亮。
  思念攻心走火入魔,愰然听见你唤我。
  白话写出来多煞风景... ...
  
  4
  华山畿
  啼著曙,泪落枕将浮,身沉被流去。
  
  这很明显是讲失恋的,哭到天亮,泪水把枕头都浮起来了,又把身体冲走了。下次失恋时候,别在那呼天抢地地喊什么“你怎么舍得我难过”“对你的疼爱是手放开”,直接把此诗淡定地念出来,把负心汉勾回来再甩掉,什么样的小三儿都得羞愤至自杀。——那男的要听不懂,就别念了,容易起相反效果。
  
  5
  那呵滩
  闻欢下扬州,相送江津湾。
  愿得篙橹折,交郎到头还。
  
  最毒妇人心,黄蜂尾上针。看见没,情郎要烟花三月下扬州,这女的送别完了开始恶狠狠诅咒篙橹折断,让他不得不回还。试问哪个男的能抵抗这种彪悍的温柔?嗯,现代女性可通过凶狠情绪表达团聚愿望,但请慎重诅咒汽车火车飞机轮船等现代公共交通工具,后果往往比较严重。一人幸福多人遭殃的事情最好不要做... ...(参考老友记最后一集菲比帮助罗斯阻止瑞秋坐飞机去巴黎的场面)
  
  6
  折杨柳歌
  腹中愁不乐,愿作郎马鞭。
  出入擐郎臂,蹀坐郎膝边。
  
  此诗里面,妻子愿意变成丈夫的马鞭,这样就不用离开他了。
  女人若要吃起醋来,真的不管是男是女是飞禽还是走兽哪怕是没生命的东西。吃女人的醋不稀奇,男人性向模糊的话还要考虑吃男人的醋。他玩游戏不理你,你还要嫉妒手柄。他宁可逗弄宠物也不逗弄你。他宁可哄孩子也不哄你。万事万物,皆酸如醋。
  ————————————————————————————
  
  好多诗都是讲游子思妇怨女盼归。我想,我们今天再也写不出这样的诗了。我们有那么多充满小美好小文艺的独立音乐、青春文学、电影剧集可以抒发哀伤。楼一栋比一栋高,你叫我怎么登高远望?车那么多,我怎么知道你躲在哪扇窗后?我们有高速公路磁悬浮和飞机,我们有电话有网络。思念终于成为一种精神便秘。
  所以,我们真的没人写出这样的诗了。
  
  本书重读于上海回北京的列车上。当时我旁边是三个在上海某大学读书的韩国男生。我想起沸沸扬扬的多起韩国抢先注册各种文化遗产的事情突然就觉得很搞笑,也许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但是若想真正霸占我们中国文化,我偷偷告诉你个办法,那就是把汉语定为你们国语吧!

  评论这张
 
阅读(59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