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来人间晃一圈 不过一顿自助餐

无限接近,永不到达 ||即使留住尔的身躯也留不住你心

 
 
 

日志

 
 

忆端午  

2008-06-07 13:00: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好像在学校,不管过什么节都没感觉。刚收到大象的祝福短信,却不知道该怎么回。

  整天窝在寝室里,实在也是没什么过节的兴致。

  只是脑袋里面想起来在家的那些端午节。

  九岁之前的端午节怎么过的,不记得了。九岁之后到了辽西便开始入乡随俗。在那里,端午节成了登高节;九九重阳却很少有人爬山远眺。许是跟气候是有关的吧。端午时候关外正是初夏,气温适中,满目苍翠欲滴,风景也养眼;到了重阳,早晚风凉且劲,一地枯枝败叶,无限灰黄,更无南国把酒赏菊的景象。

  我家所在的矿区,三面被努鲁尔虎山脉环绕,地势西高东低。西边是高昂的鸡冠山,偶尔夏天云朵压得很低,便会有高耸入云的视觉效果;东边是馒头山,呃,这个名字,也是因为形似——山顶上斜斜地趴着一块硕大的椭圆形石头,有多大?大约可以容纳百十个人趴在石头上面晒太阳吧。自从我九岁到那里,大人就威胁我们不要上去玩儿,说馒头一年比一年斜,快滚下山坡了;去年我带Jevons过去,馒头依然趴在那里,斜斜地,好像下一秒就要滚下去一样。原本恐高的他在我的刺激下,终于也沿着根本看不出来是路的路爬了上去。望天。

  嗯,回到端午这个话题上来。最初的几年端午,爸爸只带我爬馒头山,因为路途近,爬起来也不费力;后来我大了些,身手矫健了些,爸爸就会带我爬鸡冠山,上去再下来,就差不多是清晨到傍晚了。过了山腰再往上,几乎没有路,只能披荆斩棘加徒手攀岩。只有一次我们迷路之后,在山的背面发现了一条放羊人的小路(因为看到了很多羊粪蛋蛋)。能回忆起来的东西,还真是不太多。只剩下叫做野鸡脖子的会变色的毒蛇,叫做马粪包的比人头还大的白色蘑菇,山巅上在我们头顶飞过的大大小小的鹰。

  每年的端午,很准的说,要么是微雨,要么是大雾。爸爸出门时一定会带一条干毛巾,到了山顶,就可以用泉水或露水打湿然后擦脸。现在想想,那时我们还真是不怕酸雨啊... ...  

  

  爸爸和我。

  小学五年级的端午?记不得了。只知道摄于鸡冠山南侧。

  P.S:啊啊啊啊啊我发现了一个很劲爆的事情——我爸爸手里拿的是啤酒,我一只手握着的是玩具手枪,另一只手举着的是,当年占领关外市场的绝对主打饮料,少年儿童居家旅行必备良品——荔枝!!!... ...有没有人记得?有没有人 有印象?有没有人觉得耳熟?

  呼唤亡魂ING... ...

  评论这张
 
阅读(35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