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来人间晃一圈 不过一顿自助餐

无限接近,永不到达 ||即使留住尔的身躯也留不住你心

 
 
 

日志

 
 

 父亲节感怀&关于结婚  

2008-06-15 14:06: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是父亲节。来说说家长里短吧。两篇博合一篇写了。
  中午给妈妈打电话,是想跟爸爸说节日快乐。可是正赶上他们吵架,妈妈跟我哭诉了半天之后,我决定不理爸爸。

  我一直愿意跟别人提起的我的爸爸,是这样的。

  我的爸爸是一个测量工程师,我们一家人跟着他的工作,在东北转了20年后,现在来到内蒙古游牧。他工作很认真,脾气很倔强,做人很清高,所以在东北国企矿业的20年他始终没有得到提拔的机会。某天任性劲儿一上来,辞了工作跑去外面公司应聘,终于结束了怀才不遇的生涯。年近50的他,终于焕发了事业的第二春。
  我的爸爸是一个有才的人。我很小的时候他就教我背李商隐,这童年阴影大约造成了我如今写文章偶尔隐晦艰涩的毛病。短歌行,出师表,赤壁赋,张口就来——这一点我到现在也不及他。因为常年制图,爸爸写得一手好仿宋,提笔字落灵气十足,真真是比打印的还好看。我高中时候正值他“在野”,得闲的他突然迷上书法,每天在阳台上练字,半年之后,就开始各家各户写春联了。
  我的爸爸还是个能工巧匠。还在长白山的时候,他给我做雪橇,带我冲下山坡后他上班我上学。后来我大了点,读红楼梦时问他什么是九连环,他找来点铁丝和钳子,摆弄半晚就给我做了一个,就是这个。

            

  出去旅游,看到有人卖孔明锁,他当场玩了一会,旅游归家找来锯子和木料,自己做出来了两个给我玩,就是这个。

         

他还曾经迷上了木工,借来木匠的全套设备,空出一个房间,闭门做了一张外观非常笨重但是构造极其精巧的大床。——要知道当时我们家住5楼,我现在都一直很纳闷,那木料是怎么运上去的?邻居有没有被电锯声吓到?囧啊... ...
  我的爸爸也是个情圣。他跟我妈妈是高中同学,高考之后在辽宁的不同城市读书。家境贫寒的我妈妈因为一心想读好书寻出路,练就了冷艳的本领,令多少男同学肝肠寸断。但是,在我爸爸四年如一日每天一封情书的热烈攻势下,最终缴械投降,令多少男同学大跌眼镜。(我爸爸其实很帅,就是身高不占优势。)婚后对我妈也是一心一意百顺百依。
  我的爸爸甚至是个好厨师。印象里我妈辞职给我陪读高中之前,她只会煮米饭和包饺子。有时在饭馆吃饭,我爸就会溜到后厨偷艺。在亲戚朋友面前露了几手之后,很多时候一提去下馆子大家都拒绝,宁可提着东西来我家。

…… ……
看哪,我是不是有个世界上最好的爸爸?

  可我不愿意给别人提起的爸爸,是这样的。
  他抽烟喝酒没有节制。他偶尔会喜怒无常。他喜欢跟同事吹牛攀比。他总是以为自己什么都懂。
  他给妈妈写的两大捆情书,在某次严重的醉酒犯浑之后,被我妈妈一把火烧掉了。妈妈说,男人说一辈子对你好,你千万别相信。
  他现在越来越忙,已经很久没有进过厨房了。
  他最近喝酒越来越凶,每次酒醒都不承认自己醉过。

  以前我跟他提起有人说女儿是爸爸上辈子的情人,他立马吹胡子瞪眼反对说,扯淡!分明是债主,这辈子来当小要帐鬼儿(每次我跟爸爸妈妈嗲声嗲气讲“我又没钱了”的时候他们俩就这么称呼我)。我带Jevons回家的时候,爸爸脸上有一种明明很高兴又假装严肃还带点紧张的可爱表情。后来我也一直不好意思在爸爸面谈论我跟Jevons的事情。他就只能在妈妈那里问到我和他相处得怎么样,我和他各自过的怎么样。
  上次写《蓝莓之夜》的时候,我说,

  “我不知道有多少女儿跟爸爸是以这样看似漠视彼此实则内心牵挂的模式相处。至少我看的很想哭。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不会和爸爸好好说话,一打电话就会想发脾气,回家也不会跟他撒娇。他在外面喝酒应酬回来后,我就会躲进自己房间不想见他。否定他那80年代大学生的观点。懒得听他一本正经的说教。”。我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有改善。我说我想赶紧生个小姑娘,等爸爸退休以后就让他带她重新过一遍我小时候的生活。

  只是现在,我比较关心的是,怎么让他戒酒。更或者,我塞个女儿给他玩儿,他是不是就会主动戒酒了?

--------一点也不华丽丽的分割线——————————

  既然说到了孩子,就得先说结婚。

  我们院跟我同届的毕业生里,已经有三个领证的了。还有三五个将婚欲婚而未婚。基本上她们都是男方工作稳定或家境殷实,自己也找到了好工作的,实在是天时地利人和。
  我跟他都是敏感的人,也曾小心翼翼地谈论过结婚。不能不说,这是一种表明两个人恋爱态度严肃积极的方式;不敢多说,怕对方产生压力而退却,也怕这种认真会成为万一食言后的尴尬笑柄。
  虽然我见了很多无疾而终的婚姻貌合神离的婚姻。虽然妈妈时不时拿爸爸婚前婚后行为对比告诫我说男人都是不可靠的。虽然我对未来还偶尔有着着不确定的恐慌感。
  但是我还是对结婚这件事充满兴趣。
  最近身边的朋友在我间歇性神经病发作时,被我吼过了无数次“我要结婚”,因此被戏称为“小结婚狂”。
  这种自杀式念头在4月从上海归来后愈演愈烈。我在徐家汇教堂赶上一场婚礼。风琴声在教堂回响神圣又庄严,我却冒出来一个不神圣也不庄严的对于婚姻的解释。结婚不是宣布两个人的爱情此生不渝,也不是终极幸福的开始,而是两个人觉得彼此有共同分析问题的耐力、解决问题的能力、没有问题制造问题的创造力,并且认为两人能够在生生不息的问题轮回中保持过下去的信心。爱情在婚姻里,是起营造气氛作用的;而责任,才是维系的那一个。
  我的婚姻,一定要是一场建立在理智基础上的疯狂。可以没有戒指但是一定有长吻,可以没有婚礼但是一定有祝福,可以没有婚纱但是我一定笑得很漂亮。
  那时也许我的头发还是没有留长,也许我还是不懂该怎么应付厨房,可是只要你想,我就愿一辈子都做你的好姑娘,由得你疼爱,为你来暖床。
  
  妈妈,你还是没教会我如何才能不相信男人,我想。

  评论这张
 
阅读(823)|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