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来人间晃一圈 不过一顿自助餐

无限接近,永不到达 ||即使留住尔的身躯也留不住你心

 
 
 

日志

 
 

补三些日志  

2007-09-18 04:17: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世界上有两类人 2007-09-17 22:44

一类是屁颠屁颠地承认自己是傻逼的傻逼

一类是死皮赖脸不肯承认自己是傻逼的傻逼

在我看来,后者更傻逼一点... ...

                                   --看某傻逼女的博客有感

写在感冒发烧流鼻涕的夜里 2007-09-18 03:44

整理了半夜的东西,只因为碎了一个杯子。

这种事情是不能乱提的,昨天刚刚跟倩说起在群光买过两个一模一样的杯子的故事。今天就再次碎了一个群光抱回来的杯子。

我的心,比那碎片还要碎。

挣扎了半天,我在是写实习报告还是写日志里面,选择了我现在在做的这件事。

 

    突然觉得有些事情值得纪念。

    明天就要交推免材料了。我整理那些材料的时候,心酸地觉得,我的大学也就被压缩在那一摞材料里了。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但是,那是真真切切存在过的。

那么我就按照学习成绩、科研状况、社会活动三方面来缅怀一下吧。

    我大学里面最用功的就是大一了。那时图书馆三楼语言文艺阅览室是我的主场。可惜后来忙着这活动那活动,图书馆渐行渐远。时不时地抱回一大堆书,又原封不动地赶在到期之前抱回去。罪孽啊罪孽。后来就得过且过了吧,跟高中一样。应该说我就是得过且过这么一个性格。即使喜欢某一门知识,也就几天新鲜然后就甩一边去。考试么,我向来是临时抱佛脚。抱的紧紧的,死活不肯松手的那种。我最喜欢开放性考试,就是那种不考书本知识让我自由发挥的。成绩一直也不上不下悠悠荡荡,刚刚够拿个奖学金。也会羡慕成绩好的,但阿Q精神十足的我就会以“不挂科就行”此类很BT的理由Make myself comfortable... ...(表打我么... ...)所以昨天算平均分的时候冒了一身冷汗... ...

    科研么,我不是做科学家的料,也不明白科研的重要性。所以没有暑期社会实践这种东东。好容易上学期申报了个科研项目,最终由于我口才太差,在专家评审的时候被问傻,糗到不能再糗,灰溜溜下台走掉... ...此页可以空白了... ...

    社会活动么,我觉得我的大学简直就贡献给社会活动了,虽然目的性并没有很强,但是着实受益不少。

    先说学生会,当时在三环热闹非凡的食堂里面,唐牛同学和黄双吉同学面试我,例行公事地问:“为什么要进体育部?”,我很特立独行地答“好玩儿”。于是他们俩就客客气气地就让我留了个电话,就把我扫地出门了。据多年以后黄双吉同学对身为体育部部长的本姑娘说,他当时心里想的是,这是一什么女的啊!

    后来我去了青协的考试,隐约记得这么个题目,说你觉得青协是干什么的呀,或者你对志愿者有什么看法呀之类的,我答的那叫一个慷慨激昂。凡是能跟维护世界和平,弥补贫富差距,促进民族团结之类的事情我都跟青协扯上关系了,洋洋洒洒答了好几页。我还记得自己的结尾写的是切·格瓦拉那句:“面对我苦难中的兄弟,我怎么忍心转过头去... ...”实际上我记不清这句话到底是不是他说的,但是我依然很勇敢地把它写进去;事后的确没有人纠正我或者以此嘲笑我,我就真的觉得是他说的了吧... ...我这些黑虎掏心的肺腑之言换来自己一个青协打杂的工作。就是给各个活动拿衣服,服饰大赛的时候居然是帮某人的搭档拿衣服!后来在他电脑里面发现了我那时跟他搭档在台下的照片,他说“啊,那个是你啊... ...”(呵呵后来健美操和情景剧就是别人帮我拿衣服了... ...)。干完这半年我就退掉青协了,因为体育部要我了。

    体育部要我是因为我跳了健美操。我跳健美操是因为教练在排球课上选人选中了我。选中我据说是因为那天我一身红色运动服挺扎眼。其实我回忆起这些来都觉得,自己的闷骚不止一点点... ...

    体育部做了一年的副部,也是东跑跑西颠颠。和某人之间的关系也就在这一年从小绿芽儿长成葡萄架。又做了一年的部长,稀里糊涂,以前的博里貌似有写过自己多失败。但是好处依然是有的,虽然这些工作没有让我锻炼自己出神入化的办事能力,至少让我明白了自己的优缺点。

    说到这,我想起某天某女说的那句“服务个屁”。学生会,不管别人怎么看,什么染缸啊,黑社会啊之类的说法,也许都有他们的道理。可我还是觉得,当拿到一等奖,欢呼的那一刻,我还是觉得自己有能力去做一个不悲观的人的。

    我的大学跟新闻事业有关的地方不多,有也都是不堪回首的失败记忆。虽然做各种性格测验能力测验都说我适合做记者,但是阴影太多了,我克服不了。我虽然不喜欢一些人,但我有喜欢的另一些人。我觉得理想在你们那里,我会保持适当的距离真诚地观望。

    某人说,大学里面,最重要的,是找到适合的并喜欢做的事情。

    找到的人就不算失败。

    我不能言败。

   

  评论这张
 
阅读(2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