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来人间晃一圈 不过一顿自助餐

无限接近,永不到达 ||即使留住尔的身躯也留不住你心

 
 
 

日志

 
 

陈绮贞&满城尽种水性扬&话剧的种种  

2007-03-22 22:55: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早就听过,但是不想喜欢她,就是刻意地不想喜欢她,没道理。宁可喜欢了苏打绿也不喜欢她。陈绮贞这样突兀地被我重新认识,应该就是那天听见某然在我半梦半醒之间轻声哼唱,“你熟记书本里每一句你最爱的真理,却说不出你爱我的原因,却说不出你欣赏我哪一种表情,却说不出在什么场合我曾让你动心,却说不出离开的原因... ...”唱的我很想掉泪,有点心疼她,也有点被感动。
       原来有些东西是刻意不得的。
  就像在一起和不在一起。
  满城尽种水性扬... ...人言可畏啊。一笔带过,如果谁愿意无聊我也没办法。

  跟学弟聊天,无意中说,我回去的时候Jevons没准都卷铺盖走人了呢,打完这句话的时候,手指有点抖。
       在那些熟悉的路上,可以踩你留下的脚印,可以呼吸你过滤的空气,可以看你拍过的风景... ...
       所以,没关系。 
       天秤座可以随时随地随心所欲地矫情,是吧。 
       看关于话剧百年的报道,回忆起我已经过去的一半以上的大学生活,和话剧还真的脱不了干系。

       刚进校就被“骗”进剧社,看着台上的人发光,崇拜得一塌糊涂。我跑来跑去贴海报,擦椅子,看的认真又仔细,心里忐忑不安地畅想着自己在剧社混个两三年,也能变成他们一样,在一个舞台上活出好几种人生。

       大一的情景剧,积极健康又向上,边导边演边改的一个三流都市反腐情感电视剧题材硬是被我们压缩成了一个情景剧,以一个手托蜡烛缓缓向上举起的动作,造就了一个类似“北京新兴医院”的结局,拿了个一等奖。
      
       之后在剧社谈着一场不咸不淡不痛不痒的恋爱,被剧社内外看好,当然是因为我很乖。演了一个女扮男装的角色,笨到天天被骂,没天分还自不量力,“有些事情你能做好,但是你必须承认有些事情你就算努力也做不好”。如果我不喜欢,也就罢了,但是我就是不相信我喜欢的事情会做不好。而且我也最讨厌过度自信的人明知道我自卑,还这样打击我来显示他的能力。导演虽不直说但是已经近乎绝望。终于,演出的时候某男演员忘词,到我这里卡住,造成的效果就是我忘词了。于是乎演出结束之后好多人过来用怜悯的眼神鼓励我祝贺我,再轻轻拍拍我的肩膀,说:“没关系,已经挺不错的了... ...”他们居然说没有很差,我也满足了。我知道他们可能不好意思直说。
  
  大一的暑假在首都北京参加大学生戏剧节,做灯光和音乐,我第一次站在那一大排按钮前的时候突然觉得这好象就是我的前世一样,或是曾经梦到过的地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很卖力,卖力到被自己都感动;也很煽情,用剧中那些死不瞑目的爱情戏来感动自己,说服自己。未果。

        大二接手剧社事务,演了一场自己亲手改的《青蛇》,完全是把自己当时的心境融在戏里演的。最渴望的那个观众没有到场,我演的照样卖力。没过多久,非好心分手。倒是剧社里面的前辈很急,以致于很久之后还问我,我跟他是否已经和好?搞笑。之后总是客串一些角色了。曾经创造过30分钟背下来3页台词救场的纪录(虽然后来导演说我把台词改的面目全非,她拿着剧本完全不知道我在演哪里,不过效果还是不错滴
 
        平生第一次喝醉酒也是在剧社呢。当时是大二快结束了,下午输球之后心情杂乱无章。演一个不重要但是台词很纠结的角色。于是我就砸场子了,严重忘词。演完之后我就拧开当作道具的白兰地,晚饭还没吃就把不大的一瓶都灌了下去。然后我就借着酒劲躲在后台的桌子底下哭了,这也是我第一次没有在演出之后打扫卫生... ...
   
        然后就是这样平静地退了。完全失去梦想地退了。 曾经很想演一回《恋爱的犀牛》的,看来此生没机会了。回去偷着看郭涛和吴越吧。 我怎么越看越觉得写的象某某某爱写的那种“我的**生涯”“我的**情结”之类的东西呢... ...恶心恶心。下不为例。
      
        “没有父母,没有朋友,没有家,没有事业,没有人需要我。我的人生是零,是空落落的一片。你可以花钱买很多女人同你上床睡觉,同很多很多萍水相逢的女人上床,但你还是孤单一人,谁也不会紧紧的拥抱你,你的身体还是与他人无关。我觉得我就是这样一年老似一年……直到有一天我看见了你,我觉得你和我一样孤单,我忽然觉得我找到了要做的事——我可以使你幸福。”

      “ 一切白的东西和你相比都成了黑墨水而自惨形愧
  一切无知的鸟兽因为说不出你的名字而绝望万分
  我想给你一切,可我一无所有。
  我想为你放弃一切,可我又没有什么可以放弃。
  钱、地位、荣耀,我仅有的那一点点自尊没有这些东西装点也就不值一提。
  如果是中世纪,我可以去做一个骑士,把你的名字写上每一座被征服的城池。
  如果在沙漠中,我会流尽最后一滴鲜血去滋润你干裂的嘴唇。
  如果我是天文学家,有一颗星星会叫做明明;如果我是诗人,所有的声音都只为你歌唱;
  如果我是法官,你的好恶就是我最高的法则;如果我是神父,再没有比你更好的天堂;
  如果我是个哨兵,你的每一个字都是我的口令;
  如果我是西楚霸王,我会带着你临阵逃脱任由人们耻笑;
  如果我是杀人如麻的强盗,他们会祈求你来让我俯首帖耳。
  可我什么也不是。一个普通人,一个像我这样普通的人,我能为你做什么呢?”
  
  这样美好的句子呢。
        
        我又开始走神了,如果当年陈建斌演了《恋爱的犀牛》,他会不会就早点爱上了吴越?如果他们因《恋爱的犀牛》而在一起,那么他们的感情是不是就会稳定一点?那么现在陈建斌抱着的儿子会不会就是吴越生的?
        ... ...Shut my fuck up... ...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